桐城清河张氏(宰相家族)文化发展促进会

最新动态

读志琐拾之一

作者:张王孙 来源:未知点击数: 发布时间:2020-09-24 08:25
    邑之有志,犹国之有史也。康熙十二年桐城县志重修 ,本邑名贤姚文然为之序曰:志其疆域,志其山川,其风俗可考也。志其行谊,志其文学,其人物可知也。桐城清河《张氏宗谱》自嘉庆甲戍四修,即设邑乘一卷,以传扬祖先显德。其后虽经续增,所采录尚有限。今藉宗谱七修,得以细阅道光重修桐城县志人物各卷,欲览其源流全貌。察县志所载张氏之嘉言懿行,多由宗谱所纪,府志省志亦大致类同,然意义已大不同,书法亦略异。故辑为读志琐拾一篇,再飨与亲友。原文有误脱处,则依谱改正。人物字号酌情省略,以昭穆为序。
 
忠孝尽道  荣耀家国
    凡邑志所载人物,多有忠节一类。《安庆府志》编撰、知府张楷称曰:忠者,臣之道也。大抵捐躯殉难者多而,或慷慨,或从容,总以成不可夺之节,则谓之忠节。《桐城县志》述为:为臣而忠,君子是则。经于五常,立人之极。渊渊左君,成仁育德。继往启来,逎励群职。县志忠节卷载有张氏二人。
    张士绳——邑诸生。有勇力,善矛戟。崇祯丁丑,避贼鸡笼山。贼至,士绳率家人共拒之,曰:吾老矣,当前驱。遂持矛挺身而前,杀数贼。次日,贼复至,佯为攻,实计以诱之。士绳曰:死贼,能战?吾提矛在此以待。不能战,速去,胡效田鼠窥伺为。贼遗以矢,故不中。士绳怒起逐贼,时乘忿疾走,遂追踰十丈许。贼伏起,以挺中士绳项,杀之。其子秉镜、秉鉴、秉锐、秉鋮亦被杀。
    张秉文——万历庚戌进士,初授户部主事。督榷临清,有廉洁声。累迁江楚闽粤司道,所至著绩。在粤,剿海寇李之奇等,以数万计,全省安堵。崇祯丙子,转山东左布政。己卯春,大兵临济南,秉文仓卒布置,矢众固守。城孤力尽,遂以身殉。沥血遗书致二子,有:身为大臣,自当死于封疆等语。妻方氏、妾陈氏亦死焉。事闻,赠太常寺卿与祭葬,廕一子入监。秉文孝友端悫,乡称长者。年少登第,文字尤为一时之俊。事载《明史》。国朝赐谥忠节。
 
    何为孝友?张楷曰:或称孝称友,溢于宗党,岂慢然哉。由其天性之真诚,至而形潜孚默然于不期然之中,不觉藉藉人之心口。君子以为,此人心风俗之机,有所不自知,而积之甚深。所宜急表彰焉。《桐城县志》则述为:君陈为政,惟家有闲。闵骞制行,人无间言。大龙绵延,小龙环之。嘉木连理,行苇敦之。县志孝友卷前后载有张氏七人。
    张廷琳——孝友忳笃,称于乡里。乾隆己未以孝行题请,旌孝子。奉旨建坊,入祀忠孝祠。
    张廷硕——性纯孝。父患痰火疾,亲侍汤药,衣不解带者三年。两兄先逝,抚孤姪如己子。造坟茔,置祭田,备极丰厚。以岁入之余,周本房贫乏孤寡及不能营葬者,乡里皆以孝友推之。尝买山于下坦冲口,见附近居民贫苦者无力阡葬,遂捐为义山。
    张若霁——至性天成。生甫七日,母即卒,终身逢忌日必哀泣,人咸称其孝思。
    张方爽——敦习,少有至性。母病笃,被发徒跣,搏颡北辰四十九日夜,泪枯血出,复刲股肉以进。父性严厉,方爽孝敬尤至。体素弱,以劳顿致疾,然周旋左右,虽甚惫未尝露病容。父因感动加怜,而病已不可治矣。乾隆丁巳,奉旨建坊,旌表崇祀忠孝祠。
    张裕淮——淡泊明志,敦品绩学。事亲曲承意旨,和睦家庭,乡党称其孝友。
    张元黻——性孝友,不亟亟于功名。随父令灵石屏山,先意承志,得父母欢。及母殁,哀毁骨立,痛不欲生。庐墓侧,以终三年丧,遂以哀恸成疾,卒年三十七。人咸惜之。
    张存素——六岁丧父。祖父母爱怜孤露,训诲成人。及长侍养,朝夕不离左右。更悲母氏苦节,遂无意进取。时家连中落,益以勤俭自厉。母尝患喉疾,医药罔效。忽因假寐,梦神人告曰:汝母病非药物能愈。可北行数百里外,有泉能疗此疾。醒而异之,即冒溽暑,北往至庐郡,询得一山寺后有古泉,清激异常。汲一瓶归以奉,母病寻愈。人谓孝思所感云。
 
    张氏忠孝之良传,概秉承儒学道统,亦受益于母教。昔邑乘人物志中,多见慈母孝妇事迹。张楷称曰:故家之发祥,每于母乎。其笃于至性,明于大义,率其真挚,绸缪委屈,百折将之,为丈夫所不易为。谓非间气所钟,不可也。县志慈孝人物一卷中,记载张氏太君八人。
    张士维妻齐氏——户部郎近之女也,夙娴姆教。归士维时,年未及笄,为张氏冢妇。任家督,佐夫奉堂上欢,二子四女。复置媵,冀广嗣绩。以子秉文贵,封恭人。秉文殉节于任,齐以悲忧卒,年七十八。次子秉彝,贡监生。孙曾皆显宦。
    张士绣妻方氏——推官之纲女。幼有贵征,日者推策,年十五当产佳儿。后果生子秉贞,仕至兵部尚书。母仪妇德,堪为矜式。
    张秉彝妻吴氏——氏年十五归张,事舅姑以孝闻。姑齐喜篝火夜坐,吴聚诸子妇绕膝下,罗列果饴,诸子妇次第进食,姑欢然解颐。既寝,吴方敢入室。昧爽,则已盥栉立帏外矣。姑疾,吴躬药饵,吁天以请。姑疾笃,每顾吴曰:爱我无如贤妇。  及卒,吴哀毁欲绝,丧事尽礼。秉彝以成均授别驾,且铨选矣。吴曰:鱼轩翟茀,何如羊裘鹿车耶。秉彝遂亦不果仕。吴课子极严,当流寇时,寓居金陵,流离转徙,僦居必先择书室,常隔窗听书声,至深夜不倦则喜,否则终日不食。以是诸子俱有名当世。吴殁,以子英贵,赠一品夫人。夔,直隶司马。芳,太常寺卿。孙曾为显宦者数人,人皆以谓孝慈之报。
    张英妻姚氏——氏龙泉学博孙森女也。于归之初,舅深识其贤淑,辄奖励之。文端年二十染疾,经三年,簪珥尽行典鬻,手自调治果饵饮食,未尝一刻倦。癸丑礼闱,文端为同考官。入闱后,家人经旬乏食,搜得家中有面数斗,遂举家食面汤一月。长子廷瓒次子廷玉,官翰林。教之惟谨,尝曰:自予为汝家妇,见汝父于试事,皆冰清玉洁。汝等宜谨守之。后廷瓒主试山东,廷玉丙戌壬辰乙未三为会试同考官,遴选矜慎,所取士皆得人。虽秉文端家训,亦夫人佐成之也。素性谦抑,小心慈爱。居京师二十余年,比邻孺妇,皆呼为老佛。及归里,邻人咸举一觞祝之,叹曰:老佛去矣。累封一品夫人,寿六十九。先文端三月卒,合葬于龙眠之双溪。
    张芑妻孙氏——氏少司马晋孙女也。年十七适张,事孀姑方以孝闻。芑少患赢疾,孙刲股作羹,潜进得瘳。芑初官武昌倅,孙奉姑就养。康熙戊辰,值夏逢龙之变,芑以抗贼被执,其姑知且掠署,命孙怀印,相与匿民舍,潜以印致芑。奉姑南归后,芑升员外,致仕卒。孙勉承遣命,以母兼师,数子出仕,孙皆目见之。卒年七十四。以子贵,赠恭人。
    张廷瓒妻吴氏——氏事舅姑,备极诚敬。文端课子严,吴织纴佐夫夜读,终岁无少懈。及廷瓒登进士为翰林,吴犹布衣椎髻,躬自操作,不异于寒女窘妇,乡党以是称其贤。卒年三十一,累赠宜人。
    张廷玉妻姚氏——氏端恪之女也。文端宦京师,家中内政皆姚主持。诸叔婚娶,其仪文琐屑。姚经纪其事,极合礼法。待诸娣以慈爱,诸娣巨细必禀命而后行,一门内雍如也。年二十余无子,为夫买妾金陵。未至,姚得疾且殆,数问金陵人至否,竟未及见而卒。初封孺人,累赠一品夫人。
    张廷妻刘氏——性淑慎,事孀姑以孝闻。姑构危疾,时廷瑋客游远方。刘日则侍奉汤药,夜则焚香吁天以祈益算。及疾亟,刘潜刲股和药以进,且祝曰:神即不允所请,能稍延一月,俟吾夫归,母子得一永诀,可乎。已而,姑进药少苏。廷瑋得信即驰归,一月而母卒,人以为孝妇精诚之所感。一子方爽,甲午副车,以孝旌。
 
张王孙(泽若)庚子秋记于桐梓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