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清河张氏(宰相家族)文化发展促进会

族人今作

“让他三尺又何妨”

作者:张先涛 来源:未知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6-11-09 10:50
题目是一首诗中的一句,全诗为:
一纸家书只为墙,
让他三尺又何妨。
长城万里今犹在,
不见当年秦始皇。
 
    诗出有典,典在桐城:老宰相张文端公(清康熙文华殿大学士张英)居宅与吴氏为邻,宅间有隙地,两家人为争一墙,闹到了京城。上引之诗就是张老宰相在家人告状信上的批复。家人得诗后,撤让三尺;吴氏感其义,亦退让三尺,“六尺巷”遂以为名。今日桐城,“六尺巷”旧址依存,“礼让”石坊,引人注目,八方宾客,流连忘返;宰相题诗,更因毛泽东曾经向外国友人引用而倍显其彩,不迳而走。

    “让他三尺又何妨”,言简意赅,语重心长(全诗亦然),它发人深思之处在于:这种“礼让”不是地位相当的人们之间的沟通,而是位高权重者(宰相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对“下面”人的自觉尊重,平等的谦和;也是对自己权势的清醒的约束与高度的自律。所谓“宰相肚里好撑船”,也就是如此吧!世上“礼让”的事例多矣,惟此等最难,因而也最珍贵,最深邃,最坦诚。此等“礼让”,非有大胸怀者所不能为,非有伟抱负者所莫会有。这种“礼让”对为官者是一种警示,亦是一份“营养”。
    “让他三尺又何妨”,在普通人之间,也应该是一种为人处事的良好风范与优秀品质。它不是作秀,不是圆滑。它与仗势欺人水火难容,与勾心斗角格格不入,与狗肚鸡肠天地之别。它是饱读诗书的通彻,是悟透人生的豁达,是自重自律的“规矩”;也是拒绝诱惑的戒尺,是消弭嫉妒的锐具,是平息私欲的灭火器,更是阅尽沧桑的练达……一言以蔽之,就是:“和谐”!

    “让他三尺又何妨”,独标高格,说易行难。这里有人性的张扬,道义的修炼,更有理性的提升。说是“三尺”,却有大山的巍峨和大海的辽阔,既可体现人生的平静:“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也可以呈现心灵的激荡:“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它是修养,是境界,是智慧,是一切口是心非者和蝇营狗苟之徒所望尘莫及的!

    然而,山高有径,海深有舟,凡事“让他三尺” ,说难亦易,只要你摆正自己位置,与人为善,待人以诚,身到心到,日积月累,就定能循着“礼让”的阶梯上升到做人的佳境、圣境。在这种境界里,莫说是“让他三尺”,就是再多,“又何妨”哩!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