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清河张氏(宰相家族)文化发展促进会

心得感悟

在桐城清河张氏续谱动员大会上的发言

作者:张泽润 来源:未知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01-09 16:48
各位长辈、各位平辈、各位晚辈:大家好!
    我叫张泽润,是先祖张英七弟張夔的后人。从事石油地质工作,退休后定居河南郑州。过两年我将进入80后,今天我不顾年事已高,冒三九严寒,回乡参加桐城张氏宰相后代续谱动员大会,感到非常高兴和荣幸。同样,我张氏子孙,从全国各地,不远千里,为张氏续谱大业而来,充分体现了我张氏宗亲缅怀先祖,继承和发扬我张氏族风和“强宗固族”的精神,我们每一个参加今天大会的张氏宗亲将为此而感到自豪和骄傲!
    国有国史,县有县志,家有家风,族有谱系,这是我几千年中华文明的重要内容之一。而我桐城清河张氏族谱由于有张英、张廷玉父子宰相的功绩、声望以及他们传给后人的家风、家训,使我张氏宗谱成为中华文明宝库中的精品,对当代社会有着特别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由于十年文化大革命,破坏和否定了几千年中华文明史的精华,紧随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建立,经济是腾飞了,而人伦道德却散失严重, 人们的价值观、道德观被金钱所左右,如是产生信仰危机、伦理失范、道德滑坡、诚信缺失、文化匮乏。为官不体恤黎民,贪腐成风;为民不尊师长,横蛮逆行。如何恢复、重建良好的民风,家谱就是很好的教材。家谱所保存的家规、家训、以及治家格言等,对于规范人生和教育子弟有着很重要的作用。我张氏家风中的忠厚、诚实、恭谦、礼让的六尺巷精神已享誉国内外,也一直是潜移默化的指导着我一生的行止。略举几个例子:父亲从小就教导我做人要忠厚、诚实。1956年我和二姐同时考上大学,家境比较困难,除每月12元的伙食费是公费外,没有再申请其他助学金,父亲每月寄3元钱作为学杂日用开销,在我们班里,我是比较艰苦朴素的一个,所以三年级时,班里主动给我评了三等助学金,每月3元钱。五年级时,早我毕业一年的二姐,每月给我三元钱,我随即主动放弃了学校的助学金,用今天的眼光看来似乎有点傻,不主动放弃是不会取消的,但忠厚老实是我做人的准则,放弃助学金是不需要思想斗争的自然过程。再一个例子是我的婚姻经历,1968年我28岁,谈了一个刚从地校毕业的女孩,在快要确定关系时,她父亲来信说:你找什么人做朋友不好,非要找一个地主的狗崽子做朋友,别看他是个共产党员,我们厂刘少奇党员已经揪出了好多好多。正在海军要求入党的弟弟来信说:我把你的情况和教导员说了,教导员叫我赶紧出面干涉,现在的运动是整地富反坏右,马上就要整他们的子女。第一次恋爱就这样告吹了。1971年下半年,我已从湖北调到江苏镇江,一位孔城老乡给我介绍了扬州地委一位女同志,鉴于第一次的教训,还未见面,我就给她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的家庭出身和我的简况,她来信说由于家庭出身家里不同意,原来她家是二七工人的后代,介绍人知道后骂了我一顿,说没有见过你这样谈对象的,还没有见面就和人家谈这个,我说诚实做人这是我的家教,改不了了。三个月后,我与现在的老伴结婚了,(当然,家庭出身和家庭负担,包括我那无儿无女的小姑母,也就是我三祖父张家翰的女儿,是第一次见面谈判的主要内容),这时扬州的女孩来信了,说是在错误的思想指导下,今天才给你回信……。我回信说,形势发展很快,尼克松访华了,我也结婚了,欢迎到镇江来玩,他还多次带信向我问好,但我们没有见过面。  
    
    从小父亲就教我读“让他三尺又何妨”的家书,也是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1981年,河南野外地质队的一位同志送我一些輪藻化石标本,请我帮助鉴定,标本极有价值,研究后我以两人的名义写了一篇论文准备参加学术会议并打算投正规刊物发表。此时,地质研究所的一位同志看到我的论文摘要后,说他也有同样的标本,想与我合作。我立即同意,并让他带标本来我这里照相。谁知他来照完相,自己另写了一篇论文,我建立了两个新属,他也定了两个新属,只是名字不同,这事显然是他不对,而微体古生物学报由于这两篇论文内容相似,不能发表,如是,我明知第一作者的学术价值和对今后评定职称的重要,还是在我提交的论文中将它作为第一作者,我则退居第二作者,并坚持送我标本的同志为第三作者,这样处理,论文得以发表,此事成为輪藻化石学术界的美谈,编辑部知道此事的真相,所以稿费及单行本不是按惯例寄给第一作者,而是寄给了我,由我分配。我举这几个例子,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而是想说明家风家训对一个人的成长是多么的重要,到了晚年,我可以自豪的说:此生无愧于列祖列宗,进而从一个侧面说明当前续谱的重要性。
    前些日子,对于女子如何入谱存在一些分歧和争论。我是同意泽国先生意见的。我也只有两个女儿,属于“断子绝孙”系列。但修谱、续谱都有他的规范和体例,这是几千年来以父系社会为基础建立的谱系,是没有办法进行更改的,所以我认了,我服从。社会在发展,文明在进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观点,“断子绝孙”这样骂人的话今天都不适用了。今天的社会也不会再有生了七个仙女,为了传宗接代,不生一个董永誓不罢休的现象了。也许,千百年后,我张氏一族人丁不再兴旺以致消亡,这都是可能的,这些留待后世子女去解决,我们不去想它,一心一意把当前的续谱大事办好。但社会在进步,文明在发展,一些事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文字由甲骨文到象形文字再到汉字形成;字体由繁体字到简体字;印刷由竹简到活字印涮再到激光照排;排版由竖排到大家都习惯的横排等等,这些科学技术的进步,建议要体现到我们续谱中来,如,不能再用繁体字了,七十岁以上的人还能认识,六十岁到七十岁之间的人,部分还能认识,五十岁以下的人认识的恐怕就不多了。另外,数码检索技术也望能得到应用,便于简捷快速查询。总之,该坚持的要坚持,该与时俱进的要与时俱进,只是编委会的宗亲们辛苦了。在这里,我代表外地宗亲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离开祖国的海外游子,才感到祖国的温暖和伟大;同样,离开桐城故土的国内游子,更感到家乡的温暖和可爱。当我的同事、朋友知道我是安徽桐城人,特别是知道我是来自六尺巷的家族后代,更是尊敬有加,啧啧称赞,每当此时,我感到作为张氏子孙无比的自豪和骄傲!我衷心希望在建设祖国的社会主义事业中,我张氏子孙,为官者要清廉,为民者要守法,绝不做对不起祖宗的事,大做特做光宗耀祖的事,让我桐城清河张氏的家族文化誉满全球,流芳万代!
    我的发言完了,词不达意,诚惶诚恐!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收藏 打印